• Skip to main content
    關注本站
    【名家專業書法課程大全】價值超10萬,書法學習必備(不斷更新,全部免費學習)

    方愛龍談馬一孚書法藝術

    2020年12月11日 20:24:5717人參與0

    一代儒宗馬一浮的書法藝術(節選)

    方愛龍

    “一代儒宗”馬一浮(1883—1967),一生以學術、詩詞和書法并行,可謂是“孤神獨逸”、“博學碩望”。無論是他會通儒佛、兼容文史、紹述宋明理學的學術,還是他宗法典正、不名一體、旨在取精用宏的書法,都與時賢異趣。馬一浮書法,追求秦漢風骨、晉唐法度之高標。月旦人物,在20世紀中國書法史上,馬一浮終占一席。

    ▲馬一浮1948年鬻字潤例

    馬一浮一生經歷的是經學、西學、道學、佛學,最后又返求儒學“六藝”的過程。他對傳統文化正統之學“六藝”的闡講,多有發前賢所未發之處;對傳統文化所作的哲學思考和獨到領悟,在現代中國思想文化史上也實屬不可多得。在中國現代學術史上,馬一浮是一座令人景仰的高山,其融合儒、釋、道三家的深廣學術造詣和具有深刻傳統典型意義的“六藝論”,是特立獨行的成就;同時,他又是一個遺憾,在民族災難艱深的年代,其博約宏富的學術體系,沒能在本應有的著述和門人傳承中得到親手完成和薪火相繼。盡管如此,其一生所遺存的文章、詩詞和書法等,以鮮明的價值趨向,亦足可奠定時代地位,在20世紀的中國文化史上,馬一浮是一個異常獨特而典范的存在,其書法以期間罕有的學問根底和終身臨池不輟的筆墨工夫,為后世樹立了一種典型。

    ▲馬一浮篆書自題“孤神獨逸”頁

    根據筆者已獲悉的馬一浮遺墨相關資料,可以給出如下的分析結論:


    (一)馬一浮少好金石,終生臨池,未嘗有怠。然而傾畢生精力于國學的馬一浮,只能在讀書著述之暇以書自娛,雖然他視書法為中國文化的一種精神,但他不可能以更多的時間和精力來從事書法創作和書法研究。馬一浮先后在1932年、1942年、1947年、1950年有過四次公開鬻書,而每次鬻書前后,特別后三次就是馬一浮書法創作的高峰。四次鬻書雖各出有因,但他在每次鬻書之前都是經過準備的,即經過一段時期的臨書來充實自己,可見馬一浮在書法創作上的嚴謹態度。正是經過這種邊臨邊創、以臨促創的過程,在一定程度上促使了馬一浮個人書風的形成而價值取向。

    1963年,年過八旬的馬一浮因眼疾加劇,作字只能多以瞑書。1965年夏,眼疾更甚,始全以瞑目作書。馬一浮“瞑書”,較之以前的作品,不復有溫文爾雅之貌,更顯蒼茫干煉之態。這一時期的作品,無論臨作還是創作,雖多為憑嫻熟的筆墨技巧來完成,但其結字、用筆、章法、用墨盡在越規,這反而使得暮年的馬一浮作品顯現出一種歷史的負重感。特別是用墨上,濕燥枯潤全憑書寫之興,興來落墨。興盡收筆,濃淡交替,枯潤相間,整件作品把書家的性情體現得淋漓盡致。當然,暮年書作中的這種蒼茫散遠意境,并非完全因其瞑書而來的。蕭散簡遠,沉著痛快,一直是馬一浮的追求;只是在其暮年,心(學養)手(技巧)俱臻妙境之際,這種風格自然地流露于筆端。應該說,馬一浮瞑目作書,為他的這種追求提供了一種“心手無障”的契機,而得以“心領神會”的充分抒寫。


    (二)馬一浮于書法一道,各體兼擅,無不精粹。他學書年早,涉獵廣博,臨池日久,筆墨精熟,晚年可謂真正達到了“人書俱老”的藝術境界。從馬一浮傳世作品的書體看,涉及金文、小篆隸書楷書行書草書諸體,其中又以行書、隸書、小篆三類傳世最多。金文多臨古之作,小篆以“二李”為師,隸書取法東漢諸刻,楷書胎息歐、褚,行書根本“二王”,草書以章草為基調。馬一浮書法中最富個性、最見功力的無疑是行草書,神氣韻味、筆法結構,無不展現出高古清雅、遒美秀逸、勁健超絕的學者氣息,己意最強。

    ▲馬一浮早年書跡《自題照片》(1900、1902)

    馬一浮終生治學,別無他羨,唯與儒、佛、道三家求知、求真、求善,并非唯書而書。其精研書藝是為弘揚書法這一民族優秀文化傳統,也是他把書法視為“可消粗獷之氣,且變化之功”(《馬一浮先生語錄類編·文藝篇》)的自我人格修煉方法之一的具體實踐。深厚廣博的文化素養,是他在書法藝術上取得成功的一個核心要素。對這一問題進行深入的探討,或許是當前研究馬一浮書法藝術的重要意義和現實意義之所在。與世推移,這種意義必將愈為顯彰。


    (三)馬一浮遺墨的內容與形式。從書寫內容上看,大致可分為書寫自作詩詞文章、書錄古人詩文和臨摹古代碑帖等三大類。其中的自作詩詞文章也包括了詩(詞)稿、詩札、書簡、記文、碑銘、序跋等;而書錄古人詩文(包括數量幾百計的集古人句聯)者,主要集中在漢魏六朝、唐宋名家,幾乎不涉元人以降一筆;臨摹古代碑帖,大抵亦在秦漢、晉唐之間,其中又以名家、名碑、名帖為主要取法對象。


    從遺墨類型看,大抵可分為純粹的書法創作作品、臨古碑帖冊和書札等三大類。事實上,馬一浮本人對作為藝術創作的“書法”的界定,是排除了原本是作為“實用”意義上(主要是承載交流信息的)的物件的書札(含以詩代簡者)一類的,甚至還排除了草稿一類。關于這一點,可參見馬一浮1963年11月15日致陳毅札及所附《蠲戲齋臨池偶存簡目》和《蠲戲齋賸墨草目》。排除了書札、草稿和臨古碑帖冊等,馬一浮的書法創作作品形式就可按照他在1963年11月11日親自制訂的《蠲戲齋賸墨草目》中的八個小類來區分了:榜書(匾額)類,堂幅(中堂)類,條幅類,小單條類,橫幅類,屏條類,楹聯類,手卷類。其中條幅和楹聯是馬一浮最常用的創作形式。


    (四)馬一浮遺墨所蘊涵的其它信息。馬一浮傳世墨跡,質地多為紙本而鮮見絹本等,其中又以素白宣紙為主而有少部分為灑金宣、描金箋、虎皮宣等,當然書札、詩簡一類常見用色花箋、八行箋和各個時期自制的“宛委山堂”箋、“復性書院用箋”、“智林圖書館”箋等;馬一浮在條件允許的情況下,對毛筆是有一定的選擇性的,但在避寇西地期間,于題跋中多次感慨“苦無佳筆”而用屢用“退筆”書之;馬一浮書法對內容的選擇是很強的,同時,對一般的索書者多不應上款;馬一浮暮年,因為眼疾(主要是白內障),視力下降嚴重,82歲以后之作多署“瞑(目)書”。

    ▲插圖5  馬一浮與“總角之交”的摯友謝無量(1884—1964)的晚年唱和書跡(1964)

    作者簡介:

    方愛龍  西泠印社社員、中國書法家協會學術委員會秘書長,杭州師范大學美術學院副院長、教授。出版有《南宋書法史》《中國書法史繹?卷七?風格與詮釋》《中國書法全集?卷83?李叔同馬一浮》等著作。



    評論列表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不會發表評論(點這里)
    微信
    亚洲五月综合自拍区 - 视频 - 在线观看 - 影视资讯 - 品赏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