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kip to main content
    關注本站
    【名家專業書法課程大全】價值超10萬,書法學習必備(不斷更新,全部免費學習)

    葉培貴丨書法論文寫作應注意的相關問題

    2020年12月10日 23:19:5522人參與0

    一、明確研究方向


    我們做研究,要清楚研究的基本類型,進一步說,當你準備寫一篇文章的時候,一定要明確你這篇文章屬于哪個類別。目前書法研究比較成形的大概有幾個類型:史學、美學、批評、技巧。


    我給大家推薦一本書,是北大著名史學家榮新江的《學術訓練與學術規范:中國古代史研究入門》,其中提到了很多學術訓練和學術規范的意見,對我們做研究非常有用。


    榮新江


    《學術訓練與學術規范:中國古代史研究入門》


    第一個類型是書法史學,現在書法研究里史學占的比重最大;第二個類型是美學,通常與書論研究屬于同類;第三個是批評,目前我們做得并不充分。在過去一二十年里,做這一方面的研究,有不少作者得到了很大的現實利益。所謂的批評,離不開史學,也離不開美學也就是書法理論。西方有時候是把理論和批評合在一起來看待。我們現在提倡開展文藝批評,因此批評越來越趨于獨立。但根據這么些年來的觀察,書法在批評方面可能是做得比較差的;第四個類型就是技巧,也就是書寫技術的研究。從40年書法發展來看,技巧的研究表面上看起來很繁榮,其實是有欠缺的。其中邱振中先生啟功先生在當代技法研究的理論化上面做出了很重要的貢獻。邱振中先生在技法方面,是形成了理論性的解說的,構建了理論性的框架。啟功先生構建了黃金分割率的結構理論。其他還有很多研究,但多數只是一種教學性、輔導性的研究,而非真正的理論研究。


    二、明確研究路徑與方法


    大家如果未來想在理論上做研究,首先要考慮自己的發展策略問題。具體面臨一個問題的時候,需要考慮自己的研究方向是什么類型。再擴大開來,自己的整個學術發展方向,放在當下整個書法研究隊伍里,如何定位?


    根據我的判斷,目前我們在史學方面總體上不缺人才,而且史學比較多的領域基本上都已經涉及。目前,傳統史學研究給我們留的空間總體上是偏少的,也許需要尋求新方法來處理,才可能脫穎而出。當然傳統史學也仍然還有空間,主要在明清以后尤其是清以后到民國,這是一個離我們時代比較近、人比較多、還沒有被充分占據的領域。另外,還有一個就是地方的名流、地方性的書法,目前的研究總體上也還比較有限。


    美學(理論)所占的比重目前比較小。這是有一定原因的。從1905年到現在,100多年的時間,書法在整個中國社會現代化的進程中,尤其是學科現代轉型的過程中,總體上是缺位的、缺席的。如果我們去分析這個缺席的好壞,好的一面,就是它不受污染,特別純粹;壞的一面則是失去了鍛煉機會,如何應對各種學科日新月異的觀念發展,等等,我們就很倉促,有時候就應對不了,無法跟其他學科真正對話,也解決不了我們當下要面對的好多問題。就此我給大家推薦幾本書,這幾本書可能會帶來觀念、方法上的一些拓展。葛兆光先生的《思想史研究課堂講錄》及其續編,是他在課堂上講思想史研究方法,講研究理念該有一些什么樣的調整、什么樣的變化,才能夠推進我們的學術研究。巫鴻先生的《美術史十議》,這本書雖然談的是美術,但是里面包含了可以擴展到書法研究的許多新的觀念和新的方法。他提了一個非常重要的研究藝術史的觀念和方法,叫“原境”。真正理解一件作品,理解它在當時整個社會生活中的意義,要想辦法還原到它的原境中,在這個情境中再來重新審視它,然后才能展開有關的其他解說,才有可能讀出作品背后隱藏著的更加豐富復雜的東西。另外他還非常強調一個問題,叫“原物”。,形象點兒說,比如把作品中的印章和題跋用現代化的技術去除,會發現整個作品的感覺發生了變化。這些理念和辦法,不僅對美學(理論)研究有意義,而且可以應用到史學或者其他的研究中,它是有生發力的。

    葛兆光


    《思想史研究課堂講錄》



    葛兆光

    《思想史研究課堂講錄續編》


    巫鴻

    《美術史十議》



    另外,趙一凡先生的《西方文論講稿》對西方哲學尤其是文論有非常詳細的解讀。柯律格先生的《雅債》,把文徵明的文集從頭到尾重新梳理了一遍,創建了一個新的研究藝術家作品、風格生成的新范式。

    趙一凡


    《西方文論講稿》


    柯律格

    《雅債》


    我想如果大家真能把這些書看進去,哪怕只能看懂十分之一,你的整個理念、整個研究思路都有可能發生根本性的改變。



    批評不是單純地指對這件作品或者對這個人的看法,它特別需要史學和理論作為基礎。勒內·韋勒克、奧斯汀·沃倫兩位理論家在《文學理論》這本書里,就專門提到批評、史學和理論其實是一體的。沒有史學和理論的基礎,批評其實是做不起來的。我在書法里還想特別加一個,就是技術的研究。我們過去所看到的很多批評家,他在做批評的時候,根本沒有足夠的技術研究的準備,所以他的批評實際上就是感性式的,而不是真真正正建立在科學分析基礎上。我個人甚至有一種感覺,書法批評真要做得好,它的突破口可能不是史學,也不是理論,首先是技術研究。技術理論的研究要真正能夠達到一個高度,我們的批評就有可能真正地建立起來。

    勒內·韋勒克、奧斯汀·沃倫


    《文學理論》


    關于技巧研究,想要達到理性科學的水平,甚至成為批評的基礎,本身不能是散亂的,而需要理論化,對形式建立一個分析框架,然后通過這個分析框架對它進行窮盡性研究,得出一套堅實的數據,在這個基礎上再去延伸到其他方面,比如批評中。


    過去我們覺得史學領域不太容易繼續做研究了,有一個很重要的原因,就是我們史學研究的觀念過于拘泥傳統。傳統史學一般的研究大概是這樣的路徑,比如個案,第一件事情往往就是先說時代、家世和生平。而有些新史學的研究思路,是把史學和社會學整合在一起研究,以人際交往為切入點,探討一個藝術家如何在自己藝術的成長過程中,接受來自社會的各種因素的影響,不斷調整自己的風格,不斷塑造自己的藝術史的形象,這種做法就不一樣了,有趣且生動得多。


    另外,還有一個角度,我們這些年在書法研究里大家開始用得多了一點,就是接受學的角度。過去若干年的書法研究里,生成演變為兩種較為多見的研究模型,一種是研究藝術家的經典化過程,一種是研究藝術家在他的時代,或者后來的時代是如何被人們敘述的。


    20世紀60年代以后,西方對很多問題的研究,不是去追問事情本身,而是追問人們如何來講它的。從敘事角度入手,這是西方學術實現了所謂“語言學的轉向”以后產生的新的研究方法,能夠讓我們從不同的角度看到新的問題。史學里有一個很有后現代色彩的學派,代表人物之一是美國學者海登·懷特,他有一本書叫《后現代歷史敘事學》。后現代這個詞聽著很可怕,實際上它不是洪水猛獸,它本身是一種多元化的思想探索。作者認為,千萬不要認為我們可以去還原歷史,歷史本身就是一種敘述。不同的敘述者所敘述出來的歷史都是有差異的,而且是非常巨大的。如此,我們其實可以展開一個新的研究角度,比如,對同一個話題,不同的時代是怎么敘述的;有些不同的敘述中,反映了敘述者所處的那個時代的一些什么東西;文學史里面有人專門做文學接受史,我們是不是也可以來一個書法的接受史;比如某件作品的接受,或者某個時代在后代的接受史,都是可以研究的。

    海登·懷特


    《后現代歷史敘事學》


    三、研究開始前的重要準備工作


    確定選題后要做學術史追尋。一是避免被指責抄襲,二是找到自己論文寫作的出發點,前人研究的終點就是自己研究的起點。詹德優、謝灼華、彭斐章等的《中文工具書使用法》把各種資料來源到底該從哪去找、用什么書等,做了非常詳細的介紹。這樣我們就能先做好出發點的準備,只有把這個工作做好了,后面才好辦。

    詹德優、謝灼華、彭斐章等


    《中文工具書使用法》


    四、研究框架及其他


    研究文章的框架設定,最核心的問題,不是簡單的章節安排,而是需要明確文章要提出什么問題、解決什么問題。學校里,研究生開題報告會上,老師們提得最多的詞之一就是“問題意識”。


    再說兩個小的技術性問題。第一個是提要。提要是文獻檢索的重要依據。提要里最重要的是把結論寫出來,而不是說你想做什么。第二個是注釋。要重視注釋的寫作規范,建議凡引必注。如果不注明,追究起來就是涉嫌抄襲。從一定意義上講,把注釋做好了,在會讀書的人那里產生的意義有時候會更大,因為他從你的注釋里,可以了解你更深的學術思路、學術方法。

    (本文為“中國書法出版傳媒首屆書法理論與創作研修班”授課內容,《中國書法報》編輯趙陽整理,已經葉培貴先生審閱。選自《中國書法報》2019年第7期 總第207期 專欄版)


    評論列表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不會發表評論(點這里)
    微信
    亚洲五月综合自拍区 - 视频 - 在线观看 - 影视资讯 - 品赏网